◎評張振明的畫作 島國生活的記憶風景---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所蘇憲法教授評語

島國生活的記憶風景

文◎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所教授  蘇憲法   Su , Hsien-Fa

 

張振明的油畫風景系列創作,多集中在2008~2011年,也是他服務台北市立美術館公職多年,並升任到美術館的研究組組長之後累積的深厚人文美學素養,最具體的展現。在美學的領域裡辛勤耕耘,終於在20114,於國父紀念館推出個展,以台灣風景為主,展出作品36件。

張振明作品,讓人想到當今倫敦的藝術盛會──李希特Gehrard Richter的「全景panorama」作品回顧展,這德國當代藝術最具代表性地位的藝術家,以照片繪畫及抽象繪畫,為傳統平面繪畫在當代開啟了令人震撼的視窗,從而讓平面繪畫的地位重新站起,普遍受到重視之例。

 

其實以倫敦的當代藝術動向來看2011年泰納獎4位入圍中即有1位是自然寫實主義的風景畫家入圍,而且是以英國風景為主題,也可見到平面繪畫無論在什麼年代,都有其發展的實力與空間。這位入圍者喬治蕭George Shaw, 1966-),以幼時居住的社區為繪畫主題,畫出了英國的真貌,因是社會住宅,住宅外觀形式呆板畫一,環境荒涼醜陋,畫中不見人影,卻是另一種「英國風景」的檔案紀錄,如實呈現了英國人每天都在面對的英國,而不是外國人眼中的英國,而這些作品標誌的,也是畫家走過的記憶。

 

不畫陽光,如同陰天,有別於印象派強調物體在光線下的光影變化,及堆疊的小閃爍色塊張振明以平實的筆調呈現海島國家台灣的風貌,如同李希特的風景系列,喬治蕭的灰濛色調,不重明暗對比,在乎的是空氣與濕度,但氣氛總在那幽微的空氣中擴散開來。去除炫麗,冷峻無聲,反而能凸顯景物的真實感。張振明在風景畫取景時,幾乎多為「大視野」,強調的是生活的土地「全貌」,即使最大作品僅50號大小,卻有一種企圖將記憶全數攜帶的渴望。

 

而那些淡江、金山、基隆、野柳及北關的海水和風,在其灰、藍、綠、紫的色層中,彷彿可出海島國家獨特的濕度感,及空氣中微微的鹹味。加上他不用細膩的筆觸與色點,在幾近平塗的色中隱含當代平面繪畫的不重調子與肌理,只照生活環境底下的海岸、土地與岩石的原貌,也帶領觀賞者,咀嚼回味共同的記憶風景──這些未經美化的景物,你我天天所處的家園風景──四面環海的台灣

 


◎評張振明的畫作 自然遊子.心靈返鄉---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林金標教授評語

自然遊子.心靈返鄉

文◎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教授 林金標   Lin,Chin-Piao

 

法國寫實主義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1819-1877)曾經說過:我不畫天使,我只畫真實看得到的東西。而十九世紀中葉的巴比松(Barbizon)自然主義畫家們在耕稼之餘,將所有心力投注於描繪單純的生活周邊景色,創造了屬於他們的世代。百年來的藝術風格與潮流幾經轉換,現代藝術的極簡、抽象、超現實,轉為當代的光電、錄像與裝置藝術。這個世界不管如何的變易與更新,人們對自然的愛好永遠不曾消失,無論是源自於對天然美景的獨特心靈體驗,或是回憶自我人生歷程與生命存在的依戀,藝術家以繪畫方式紀錄眼前的世界,是最真實與感動的事情。

 

我所認識的畫家張振明先生,有豐厚學院基底,五十歲前任職於美術館,熟稔藝術教育與藝術行政,因職務之便閱歷無數名作,任何國際流派與藝術類型皆能如數家珍、無一遺漏;但其個人在藝術上的喜好,則趨向於自然寫生繪畫。筆者親臨張振明展場,看到了畫家對繪畫的堅持與熱情就像百年前巴比松畫家們一般,工作後的餘暇時光全都投入作畫。畫家無畏風雨,堅毅行腳於臺灣的山崖海角,走遍樸質的野溪村落,面對生長於斯的這塊土地,畫出自己的深情熱愛,也畫出了遊子心靈回歸的一條還鄉之路。

 

張振明先生的畫作,真誠呈現寧靜恬淡的土地之愛,與一絲絲的近鄉情怯?現在還鄉了,就勇敢走進去吧!沒了公事的牽絆,繪畫大門已開,高興怎麼走就怎麼走,順著感覺去畫吧!

 


2011創作展感言

我的繪畫觀「自然的新觀察」

─記2011萃斂寫實風情油畫創作展

張振明Chang, Cheng-Ming

 

今年(2011)四月十二日至四月二十五日我在臺北市國立國父紀念館開啟了人生的第一次個展,此次共展出油畫作品三十餘件,是歷年來在公餘之暇,我以臺灣的名勝風景為創作題材,展出為自己成長與熟稔的環境所創作的成果,同時也為自己跨出了三十年公務生涯後的另一段人生新旅程,開啟另一片創作的新生涯。

                                                                               

「平實見真情」─

本次展覽主題「萃斂寫實風情」是展出我對臺灣「自然的新觀察」,想尋找出臺灣自然風景中格外迷人的「臺灣味」特質,和那份豐富的海島色彩與隱藏在當地的、人文的平實真情,作為現階段我的繪畫創作所表現的核心意念。

當我在踏尋臺灣風景名勝的美麗角落時,吸引我的創作力量,是來自尋找台灣人成長中共同的美好記憶開始,以貼近觀察自然名勝的風景裡,親身體會在地生活與吸取自然美景的感動情懷後,從而追尋出這股臺灣的熱力與大地生生不息的光輝,並將臺灣人對自然環境與人文關懷的這股熱望和精神,涵融在描寫的景物之中。希望透過對環境細微的觀察與體會後,能孕育出豐富而細膩的感情於畫中,藉著駕馭自己描繪的熟練技巧,來呈現穩定的構圖和舒暢的色彩,掌握表現出當下臺灣風景中所滋生出的那股恬淡、樸實的韻味和無華的寧靜感,充分顯露出我的創作心靈中所欲追求的那種「觀境、創造藝境與勝境」的感受,讓描繪自然在平實中見出真、善、美的本質。

 

「萃斂徵勝境」─

從臺灣美麗的自然風景創作中來擷取創造「觀境、藝境與勝境」的內蘊表達,是這次作品展覽的主要精神表現。

我之所以選擇臺灣的自然風景與名勝相關的題材作為創作展出的內容,是因為想藉著大家都能耳熟能詳的題材來做創作,也是希望創作的主題能親近民眾與生活,同時也是最能契合我關懷自然與關心生命的好議題。這個創作主題也必定是普羅大眾所喜歡的題材,同時也和我的生活和興趣相關,才能夠不斷地萌發創作的動力和延續綿遠的的志趣。我平日喜歡接觸大自然,所以常常觀察自然風景之美,將心中所感帶入畫中,也希望能將這份感知沉澱後表現在繪畫創作中,這是我尋找繪畫作品的生命與表現特質的根源。所以,我在面對自然風景的取材中,常常做反復觀察與體驗後,才選擇出一份屬於當地最具有恆常性的特質與風貌,來作為創作描繪的內容,期能捕捉到那份隱藏於當地的情份與特質。

當然,從了解喜歡個中意味到創作的過程中,必須經過理性經驗的思維與判斷,從經驗主義中建立起對於事物的觀察,而不是直覺的用「寫實主義」的實觀方法來創作。因此,我描繪事物時並非以細膩的記錄技法去描繪一景一物,如同攝影實物一般,完全忠實於眼前的景物,而是觀察周遭景物後再匯集當地環境人文於一體,並加入個別理想化的精神來安排構思,掌握其主要的特徵和氣氛,以「觀境」轉而「創造藝境」的巧思來結構形式,並非用虛無的「造境」思構手法來構圖和描繪,以免喪失其真情,而必須掌握自然美景的菁華來創造「勝境」,以免流失體驗後那份得來不易的美的氣質和環境特質所引發的感受。故創作時不能只顧「意境」而無掌握氣質,或有「藝境」無「勝境」,都會讓現實環境的本質走味,也會讓一幅作品失去了藝術家創作的殊性和品味。

故謂「情必近于癡而始真,才必兼乎趣而始化」,所以要能應對自然做純粹的「觀境」後,更能使「畫境轉入化境」而創造出「藝境」,進而能掌握來自自然的本質,得乎「勝境」,使作品表現得淋漓盡致,這乃是筆者創作所追求的立意與本源。

 

「藝境繫浪漫」─

在我創作時所追求的「勝境」精神,是表現自然風景作品的崇高價值,也是創作作品的生命指標。

這個追求「勝境」的表現指標,也是掌握描繪不同環境景物所要表達的個別「特質」,同時也是促成將來個人繪畫「風格」營造的重要因素。所以作品要創造表現環境的「真性」和作者的個性,每件創作都是呈現作者心理的反射和內在追求的渴望。希望在看似平凡的自然風景中能尋得表現動人的靈思與內涵,所以在創作時一定會沁入作品的「理想性」和「浪漫」精神,展現出時代的新構思,讓欣賞者能領略到每一件創作不只兼具了「寫實主義」中求得生活真實的體現感,並能捕捉到「自然主義」的親切關懷性,同時觸動印象主義色彩的視覺靈動與忘我境界外,更追求作品中的「浪漫感」,充分表現個人自由及原創力的時代特質,加入想像與理想的精神,來迎合當時代多元的變異性,也希望產生作品的不同殊性,讓真實與心靈的想像能調融起來,這也是締造一種不同於別人的特殊氛圍,讓精神能將作品中的平實性提昇,使作品達到「理想主義」和「浪漫」精神的新構思。

 

「寫實表情緣」─

我的繪畫觀「自然的新觀察」,是要追求寫實透析與粹鍊出那股自然環境中的「臺灣味」,期能體悟、觀察與描繪臺灣的景物得以胼闢入裡,看起來沒有洋味和滑膩味。

除了實地寫生體驗攬勝入境外,更對自然觀察所掌握到的發現,久久加以反覆細索和澄澈思緒,洞察出蘊藏於臺灣景物內的趣味與美學,作品力求表達這股臺灣的生命力。此次的展覽作品中每一件均經過沉澱與淬煉,以具象的描繪來傳達,尋找描寫自然的風景與生活的真實內容,並求作品中的形式與內容能融合統一,作品中沒有牽強的符號和濃烈的色彩,只是反映臺灣社會的庶民文化的底蘊,和抒發個人實觀的境域與情感,作品中能欣賞到蘊含濃郁的臺灣情感的端倪,也希望創作的作品能汲得社會大眾與文化的認同,開闢另一個創作現代質樸文化與繪畫美學的實踐新天地。

  


張振明油畫創作展—2011萃斂寫實風情系列

展期:2011/04/12~2011/04/25

地點:國立國父紀念館-翠亨藝廊

 


張振明油畫網站│後台